舰上配备有先进的大型对空、对海搜索雷达和卫星通信设备等,具有极为强大的海上巡逻、警戒和救援能力,可以对超过日本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外的广阔海域进行巡视。

摘要:
日本海上保安厅虽然号称“治安机构”,它的实力可不含糊,这是世界实力第二的一支准军事海上部队,仅次于美国海岸警备队,甚至比不少国家的正规海军都要强大…
…    
“日本海上保安厅”近日屡屡跳入人们眼中,在中国“保钓”报道中,频频出动船只拦截、撞击中国保钓船只的,就是这个保安厅。  过去,日本海上保安厅仅能在海上“执法”,无权上陆地和无人岛。所以他们只能对我保钓团体在海上拦截,一旦保钓人士登岛,他们就只好干瞪眼等警察来。而8月29日,日本参议院表决通过《海上保安厅法修正案》。根据此修正案,今后在钓鱼岛等岛屿上,日本海上保安厅将有权直接搜查、逮捕“违法者”。也就是说海上保安官被日方赋予了直接上岛抓人的权力。那么,这个保安厅到底是什么来头?它的实力又如何?  成立变迁  日自卫队的竞争者  日本海上保安厅,名义上说是“国土交通省”下属的一个行政机关,主要职能是执行交通安全、海难救助、防灾、环境保护和维持治安等任务。然而实际上,它却是一个庞大的准军事组织。  海上保安厅成立于1948年5月1日。当时日本战败,被解除了全部武装,但作为海上国家又不能完全没有警备,于是建立了这样一支队伍。日本二战海军中残存的舰只除了被盟国接受和销毁的,剩下的全给了他们。在当年,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管理日本海上的交通安全以及排除战时在日本近海布下的水雷。那时的海上保安厅,其实就是日本海军的战后替代物。  上世纪50年代日本建立“海上自卫队”,一种方案是直接接收海上保安厅进行改编。但考虑到海上保安厅主要人事来源是警察系统,与海军系统不能很好融洽,于是最终决定保留海上保安厅,另建海上自卫队。这样一来,日本也就堂而皇之地拥有了两支舰队。  国土安全交给自卫队后,海上保安厅的主要任务,变成拦截从朝鲜半岛往日本的偷渡和日本往欧美的偷渡以及缉捕走私贩毒等。后来时代变迁,海上保安厅又逐渐承担了灾难救援、渔业保护、污染防治等任务。  当前,海上保安厅辖区按照11个管区划分,各管区设置海上保安本部,下设地方海上保安部作为基层机构。海上保安厅还有总务部、装备技术部、警备救难部、海洋情报部、灯标部等5个职能部门以及海上保安大学和海上保安学校等培训部门,总共有1万多人,是一个融技术、装备、教育、人力和行动于一体的完整独立准军事系统。  实力分析  仅次于美国海岸警备队  日本海上保安厅虽然号称“治安机构”,它的实力可不含糊,这是世界实力第二的一支准军事海上部队,仅次于美国海岸警备队,甚至比不少国家的正规海军都要强大。  各国负责沿海治安的“巡逻船”通常都是吨位小、速度快。然而日本却别出心裁地搞了一堆“大型巡视船”。当前日本千吨以上的巡视船就有50多艘,不但块头大,而且装备精良,有先进的雷达设备和火控系统,很多都能搭载直升机。  海上保安厅最早的直升机巡视船是“宗谷”级,排水量3000多吨,航速21节,续航力5700海里,又能破1米厚的冰。该舰装备1门40毫米舰炮和1门20毫米舰炮,搭载一架贝尔212轻型直升机,还有1艘高速警备艇和1艘全天候救生艇,能打能飞,足以在多种海域条件下完成任务。该舰于1978年下水,突破性提升日本海上保安厅实力,至今仍在服役。此后,又在“宗谷”级基础上改建了“津轻”级,20多年共建造9艘,取消了破冰功能,提高航速和续航力。尤其后期建造的几艘,设计和装备都有很大改进,战斗力进一步提高。在钓鱼岛冲突中经常大打出手的“琉球号”,就是这样一艘改进的“津轻”级巡视舰。  20世纪80年代,海上保安厅又配备了“瑞穗”级巡视舰。该舰排水量5000多吨,可以搭载2架直升机,警戒与作战范围大大提升。该舰装备1门35毫米舰炮,搭载1艘高速警备艇,1艘全天候救生艇,还设置有OIC指挥所和行动信息中心,可以作为海上指挥部。“瑞穗”级共建造两艘。  20世纪80年代,日本不顾世界反对,大力建设核反应堆。为了从欧洲运输原料钚,建造了“敷岛”级大型巡视船。该船排水量7000吨左右(超过很多驱逐舰),航速25节,续航力2万海里,装备两门双联35毫米舰炮,搭载两架美洲豹多用途直升机,并装备有先进的对空雷达和火控系统,称得上是巡视舰中的巨无霸。后来反应堆项目被停止了,这艘庞大的战船却保留下来,而且被日本用于我国钓鱼岛海域的巡逻。今年7月,“敷岛”级的第二艘“秋津岛”号下水,显露着日本在海域问题上的野心。  到90年代,日本又建造了“野岛”级巡视船,排水1500吨,上面也装了直升机甲板。此后,日本多艘千吨级、两千吨级的高速巡视船搭载着直升机,以高达30节以上的航速,在周边海域纵横如飞,为日本的海权利益编织着一张大网。  战略地位  是日本海上的铁血爪牙  在当今国际环境下,海上保安厅是日本海上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日本海上权益的决定性支柱之一。  首先,海上保安厅是海上自卫队的重要补充。  依靠海上保安厅,日本名正言顺地拥有了两支“海军”。海上保安厅人数是自卫队的五分之一左右,保安厅的船员常年在周边海域行动,经验丰富。海上保安厅的巡视船,虽然火力相对军舰弱小得多,但本身吨位大、速度快,又装备了先进信息指挥系统和直升机。一旦出现战争,巡视船可以很方便地加装火力系统,改造为纯军用舰艇或辅助舰艇,人员亦可编入自卫队,从而使日本海上自卫队实力迅速扩充。  其次,海上保安厅是自卫队无法替代的。  日本作为“二战”法西斯轴心战败国,其武装力量遭到严厉禁止。尽管数十年来,日本一直费尽心机地扩充海上自卫队,寻找参与海外活动的机会,但国际社会对自卫队的行动同样盯得很死。这种情况下,在处理跨国领海纠纷和海上治安活动时,自卫队是一个相当敏感的因素,日本也不敢随意出动。相反,海上保安厅名义上是行政执法机关,日本对其使用更加大胆,在争夺中也就当仁不让当起了主力。从这个角度来说,海上保安厅的价值是自卫队无法替代的。

【云顶娱乐在线登录】日本全面封锁钓鱼岛海域 加强监控中国公务船。  然而,日本加强控制钓鱼岛,使得中国船只很难再靠近,中国将来的维权行动面临严峻挑战。

摘要:
据日本《产经新闻》2月4日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已经在中国钓鱼岛海域常驻了可搭载直升机的PLH型巡视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对此表示,“日方任何加强对该岛实际控制的举动都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是非法和无效的,应立即停止。”
  然而,日本加强控制钓鱼岛,使日本全面封锁钓鱼岛海域
加强监控中国公务船据日本《产经新闻》2月4日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已经在中国钓鱼岛海域常驻了可搭载直升机的PLH型巡视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对此表示,“日方任何加强对该岛实际控制的举动都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是非法和无效的,应立即停止。”  然而,日本加强控制钓鱼岛,使得中国船只很难再靠近,中国将来的维权行动面临严峻挑战。  首次派新型巡视船常驻  据日本媒体透露,海上保安厅从2月1日开始,已在钓鱼岛海域常驻可搭载直升机的PLH型巡视船,目的是“防范中国海洋调查船的入侵”。此次将海上保安厅PLH型巡视船常驻钓鱼岛海域,是因为常规巡视船无法进入钓鱼岛海域的一些死角。钓鱼诸岛的东南海域、钓鱼岛的周边水面因为通道狭窄,常规巡视船无法进入。  PLH型巡视船为日本海上保安厅专门设计的大型多用途巡视舰,该型舰长105米、宽15米,搭载直升机1架,满载排水量达到3200吨,与中国海军护卫舰吨位相当,并具有与之抗衡的实力。PLH型巡视舰装备有数门30毫米、20毫米速射击炮,火力远远超过周边国家的类似海上执法船。  此前,日本海上保安厅一般仅在重大任务时出动PLH型巡视舰,使用该型舰在钓鱼岛海域实施常态巡逻尚属首次。  加大对中国公务船监控力度  2008年12月8日中国海监总队“海监46”号、“海监51”号编队进入钓鱼岛12海里实施巡航后,日本海上保安厅将每日在钓鱼岛附近海域的巡视船数量由2艘提高到3艘。  同时,日本海上保安厅对钓鱼岛“警备体制”的范围和重点也进行了调整。此前,海上保安厅将钓鱼岛周围划分为三个巡逻区域,距钓鱼岛12海里范围内为“绝对禁止区”,12海里~24海里为“严格监控区”,24海里以外为“警戒监视区”。整个“警备体制”的核心是阻止大陆及台湾民间船只接近钓鱼岛,对进入钓鱼岛12海里的中国渔船和“保钓”船只采用撞击、高压水枪喷射等方式予以暴力驱离。而对于钓鱼岛周围海域的中国军舰及公务船只,海上保安厅通常只是采取尾随监视等方式进行目标识别和监控。  中国海监“12·8”行动后,日本海上保安厅对钓鱼岛“警备体制”进行了深刻“检讨”,认为必须进一步提升对中方公务船只的警惕。在具体措施上,除投入PLH大型巡视舰参与钓鱼岛海域巡航外,还将加强与海上自卫队的情报交换和联系,加大平时对东海海域中国公务船只的监控力度。海上保安厅在钓鱼岛海域实施强制行动的相关预案也进行了调整。  中国维权形势恶化  除战术层面的调整外,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整体战略也发生了一定变化。一直以来,日本对钓鱼岛始终采取“低调”处理的方针,即“实际控制但不公开占有”。中国海监“12·8”行动后,日本开始谋求侵占钓鱼岛的公开化,加强对钓鱼岛的“主权宣示”。由于钓鱼岛本身没有码头港口,根本不存在常驻舰艇问题,因此日本媒体宣称的所谓在钓鱼岛常驻PLH型巡视舰,更多地是向中方示威。  另一方面,日本开始主动加强钓鱼岛问题与中日东海大陆架划界及油气问题的“联动性”。一直以来,日本提出的所谓“中间线”本身就暗含着“钓鱼岛”归属日本这一前提,这也是中方不可能承认“中间线”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中方实施“钓鱼岛”巡航后,今年1月4日,日本《产经新闻》等多家媒体即以头版头条大号黑体字指责“中国撕毁协议开采东海油气”。一时间,冷却多时的东海油气问题又被刻意强化,体现出日本试图转移中方对钓鱼岛问题注意力的战略意图。可以预见,随着钓鱼岛问题与东海划界问题的“联动性”不断增强,“南(钓鱼岛问题)北(东海油气问题)互保”,将成为未来一段时期日本在整个对华东海问题上的基本战略走向。  未来,日本海上保安厅还将与海上自卫队实施以钓鱼岛为背景的联合射击训练、情报交换训练和实兵演习。据知情人士介绍,钓鱼岛维权面临更为严峻的形势,“今后,中国船只几乎不太太可能再靠近钓鱼岛,如要宣示主权,只能采取飞机掠过岛屿上空的方式了。”(编辑:亦闻)

1992年11月至1993年1月,敷岛号第一次执行任务,完成了从法国瑟堡到日本的护航任务。本级建造1艘,现役中。

  据日本媒体透露,海上保安厅从2月1日开始,已在钓鱼岛海域常驻可搭载直升机的PLH型巡视船,目的是“防范中国海洋调查船的入侵”。此次将海上保安厅PLH型巡视船常驻钓鱼岛海域,是因为常规巡视船无法进入钓鱼岛海域的一些死角。钓鱼诸岛的东南海域、钓鱼岛的周边水面因为通道狭窄,常规巡视船无法进入。

结构特点

  2008年12月8日中国海监总队“海监46”号、“海监51”号编队进入钓鱼岛12海里实施巡航后,日本海上保安厅将每日在钓鱼岛附近海域的巡视船数量由2艘提高到3艘。

>

  同时,日本海上保安厅对钓鱼岛“警备体制”的范围和重点也进行了调整。此前,海上保安厅将钓鱼岛周围划分为三个巡逻区域,距钓鱼岛12海里范围内为“绝对禁止区”,12海里~24海里为“严格监控区”,24海里以外为“警戒监视区”。整个“警备体制”的核心是阻止大陆及台湾民间船只接近钓鱼岛,对进入钓鱼岛12海里的中国渔船和“保钓”船只采用撞击、高压水枪喷射等方式予以暴力驱离。而对于钓鱼岛周围海域的中国军舰及公务船只,海上保安厅通常只是采取尾随监视等方式进行目标识别和监控。

云顶娱乐在线登录,敷岛号原为再处理钚燃料海上运输船担任护航而设计,设计原则是续航力大、航速高、武器装备精、能对付恐怖分子的海上威胁,是日本海上保安厅以及世界上现有的最大海巡舰。

  除战术层面的调整外,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整体战略也发生了一定变化。一直以来,日本对钓鱼岛始终采取“低调”处理的方针,即“实际控制但不公开占有”。中国海监“12·8”行动后,日本开始谋求侵占钓鱼岛的公开化,加强对钓鱼岛的“主权宣示”。由于钓鱼岛本身没有码头港口,根本不存在常驻舰艇问题,因此日本媒体宣称的所谓在钓鱼岛常驻PLH型巡视舰,更多地是向中方示威。

为保证运输安全,该舰的具体性能数据一直被当作机密没有公布。近几年,日本为加强包括对我钓鱼岛在内的东海海域领土的争夺,日本海上保安厅所属敷岛号及其它大型巡视舰艇已加强了其在东海海域的活动。

  日本加强控制钓鱼岛,使得中国船只很难再靠近,中国将来的维权行动面临严峻挑战

  未来,日本海上保安厅还将与海上自卫队实施以钓鱼岛为背景的联合射击训练、情报交换训练和实兵演习。据知情人士介绍,钓鱼岛维权面临更为严峻的形势,“今后,中国船只几乎不太太可能再靠近钓鱼岛,如要宣示主权,只能采取飞机掠过岛屿上空的方式了。”

  此前,日本海上保安厅一般仅在重大任务时出动PLH型巡视舰,使用该型舰在钓鱼岛海域实施常态巡逻尚属首次。

  在中方实施“钓鱼岛”巡航后,今年1月4日,日本《产经新闻》等多家媒体即以头版头条大号黑体字指责“中国撕毁协议开采东海油气”。一时间,冷却多时的东海油气问题又被刻意强化,体现出日本试图转移中方对钓鱼岛问题注意力的战略意图。可以预见,随着钓鱼岛问题与东海划界问题的“联动性”不断增强,“南(钓鱼岛问题)北(东海油气问题)互保”,将成为未来一段时期日本在整个对华东海问题上的基本战略走向。

  中国海监“12·8”行动后,日本海上保安厅对钓鱼岛“警备体制”进行了深刻“检讨”,认为必须进一步提升对中方公务船只的警惕。在具体措施上,除投入PLH大型巡视舰参与钓鱼岛海域巡航外,还将加强与海上自卫队的情报交换和联系,加大平时对东海海域中国公务船只的监控力度。海上保安厅在钓鱼岛海域实施强制行动的相关预案也进行了调整。

  首次派新型巡视船常驻

  PLH型巡视船为日本海上保安厅专门设计的大型多用途巡视舰,该型舰长105米、宽15米,搭载直升机1架,满载排水量达到3200吨,与中国海军护卫舰吨位相当,并具有与之抗衡的实力。PLH型巡视舰装备有数门30毫米、20毫米速射击炮,火力远远超过周边国家的类似海上执法船。

  另一方面,日本开始主动加强钓鱼岛问题与中日东海大陆架划界及油气问题的“联动性”。一直以来,日本提出的所谓“中间线”本身就暗含着“钓鱼岛”归属日本这一前提,这也是中方不可能承认“中间线”的重要原因之一。

  加大对中国公务船监控力度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海韬发自北京
据日本《产经新闻》2月4日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已经在中国钓鱼岛海域常驻了可搭载直升机的PLH型巡视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对此表示,“日方任何加强对该岛实际控制的举动都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是非法和无效的,应立即停止。”

  中国维权形势恶化

相关文章